首页 >新闻

马路上相遇遇到我一辈子喜欢的女孩

2019-11-10 01:45:46 | 来源: 新闻

马路上相遇遇到我一辈子喜欢的女孩

女人的心一痛,她想,天涯海角不只是破碎的爱情故事,或许是她的归巢,冥冥中命运的安排?一只在黑夜来临前依旧低飞的小小鸟,绕树三匝,何处是温暖的港湾?

天色昏暗了下来。

女人把手机关了,她担心那个包她的男人会突然打来电话袭击。

女人感觉这跟自己房间窗帘一样,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的,一朵缺少阳光的花,只为那个用金钱维系的男人,在黑暗的角落里绽放女人的花蕾。

女人端起茶杯,犹豫着又放下了。与其这样,还不如出去走走,女人想。

女人起身时,发现外面已飘起了雨,看到雨,女人的心又一阵伤感。有人说,绵绵的细雨,是失落情人的眼泪。女人想溶进这场雨里,她转身从店家要了把伞,一头钻进雨帘,倘佯在步行街上,像个失落的雨夜惊魂,失魂,落魄,而千里之外的那个男人是否会牵挂着她呢?

女人在对男子的称呼上是有距离的,譬如自己别墅里的男人。别墅里的男人也算上是自己真正意义上的丈夫吗?她不是他的妻子,他也不是她的合法丈夫。

男人有自己的家、老婆和孩子,有另外的天伦之乐。而她只不过是这个男人旅途中驿站屋檐下的小鸟,舔着男人叨来的食物,在他的掌心嬉戏、玩弄。

她是男人在外受伤时抚慰心灵的工具。

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,男人就像一只候鸟,每隔一段时间或更长的时间,来到女人的身边温存,和女人一起打发夜晚的月色。然后,黎明前男人又振翅高飞,飞到茫茫的人海里,只剩下孤零零的女人在偌大的粉红色房间里,凄楚地回忆那一点一滴。

女人知道,男人忙完总公司的驻宁分公司业务后,又匆匆回了深圳,回到自己老婆的热炕上去。

女人原本不是这样的,女人也不希望这样的。那时,女人在男人的分公司里做打字员,负责公司里的业务统计报表和各种文件材料的打印,虽然工作很辛苦,但女人觉得非常充实,有一种成就感,在这片天空里,有自己打造下的空间,她开始慢慢里伸出蜗牛的触角,沿着狭窄的人行道,攀登城市的摩天大楼了。可就在女人向人生的理想迈进时,一不小心滑入男人的陷阱里。六味居。男人一瓶红葡萄酒,外加三室一厅,几分廉价的爱情味精,一把就把花季中多情的女人搂上了床。

女人成了众多情人故事的翻版了。

包养起来的女人,生猛海鲜之余,独恋上了喝茶。

绿野仙踪,成了她风雨无阻的栖息地了。

女人撑一把小红伞,飘离在冷清的街道上。

一叶流动的红云,在黄昏的大街,左右飘摇,像是随时都有枝折花落的可能,缠人的雨丝,天地间编织着,若女人的青丝,凋零寂寞的冷色,把原本多愁的深秋又潮湿了几寸。

街是老街,寂寥,空旷。厚重的历史,怕是谁也不敢揭开,只有一块块青砖排列在脚下,沿着悠长悠长的小巷,走了很远很远。青色的不知名的小草,从石缝里星星点点地钻出来,似乎在追逐远去的春。

女人的脚在青砖上游离着,吻上去的足迹,在秋雨的梳理里随雨花飘逝了。

女人茫然地流落街上,胡思乱想着。她用这样的方式来打发时光,因为时光对她来说,已失去了它的价值,延长的只是金钱的高度。金钱之外,那个男人在乎她吗?“身体是革命的本钱”,也许那男人看重的是她的身体或身体上的某个器官;女人啊,是男人饥渴时酣饮的泉,可女人饥渴时,谁是她酣饮的人?生活中的女人,酣饮的只有那茶坊里青色的茶,伤感的歌,寂寥的心,忧郁的人。

一位诗人在《莺之歌》里写道,“……哭的时候唱/唱的时候哭/最后/老死在半路上……”。女人有时真的很迷惘,在远离故土的旅途上,什么是她最后的归宿?在奔向苍老的路上,谁是她生命里的男人?是金钱的栅栏圈住自己,自己又用爱情的梦陶醉自己的公司那男人?还是如今在网络里打开心灵真爱的QQ男人。

那夜,公司开庆祝会,男人和那时的女人都喝了酒,兴奋的酒精把他们脸烧得通红。女人喝多了,由他把她送回宿舍。暧昧的灯光里,女人上衣的纽扣次第被一只大手解开了,接着,雪白的肌肤上,游离着一双手,男人开始喘粗气了。慢慢地,男人进入到了女人身体的最深处,激情把女人带到了快乐的梦幻里,幸福的呻吟里,女人想飞。男人说我爱你,若,嫁给我吧,若,我会好好待你的……女人沉浸在迷失在沉醉的夜晚深处。

一段疯狂之后,男人没有失言,金屋藏娇,用房子把女人藏起来。女人就像被爱情风干的标本。半年了,男人也不曾来过一次。

后来,女人知道了一切。

每天下午,女人把德国狗比尔和鸟儿菲菲侍弄好后,独自一人在空旷的店堂里静坐、喝茶,一句话也不说。唯一生动的是女人面前的那朵红玫瑰,又鲜艳到枯黄,再又鲜艳到枯黄,永不离去。

有时候,女人还会身著唐装,一袭古典的宁静沉醉于茶坊。紫红底色缀着星星白花的上衣,下身是一条黑色的宽大百褶裙,头后面的髻盘得高挺着,神情却暗淡。

雨从女人的伞角滑落,一点一滴,似乎是女人的心因破碎而泣血的声音。

女人独自在大街上彳亍着。

宽阔的街道两边,青色的古砖上,爬满了青苔,女人心里已是一片潮湿。

落雨的黄昏里,女人像一只无家可归的鸟,漫无目的地徘徊在街上,别致的伞,飘荡在雨中。

不知何时,大街上又走着一个陌生的男人,和女人一样,目光越过大街两边色彩斑斓的各种招牌,以及光怪陆离的诱惑,飘荡在雨中,旁若无人,一柄并不挡雨的天蓝色的伞,绽开着,踢哒踢哒声,在女人身后渐次响起。渐渐地,不知是女人放慢了脚步,还是男人加快了脚步,两人很快靠近了。

大街上,两个黑点,平行线样,在平行移动,一边是寂寞的女人,另一边是行色匆匆的男人。谁也没有偷窥对方,心灵深处却似乎藏着某种默契。

突然,不知从哪个巷口里刮来一阵风,女人冷不防,一声惊叫,女人手中的红伞,像一只翩翩飞舞的蝴蝶,一个跟头,折翅般落到了对过男人的脚边;女人随之将倾倒,这时那陌生的男人,早有准备,一个箭步窜到女人的身旁,灵巧地扶起女人,揽在怀里……

寂静的大街上,很多店家在黄昏的细雨里,早已打烊了,关起了防盗门,把永远不变的广告牌留在外面。如果稍为留意一下,街道上,只剩下一把天蓝色的伞,伞下,女人闭着眼睛,躺在那陌生男人怀里,两人相拥着前行,那把红色的折叠伞已不知到哪里去了。

后来,在绿野仙踪,再也没有碰见那个女人,众多陌生的面孔又继续塞满这家茶馆,一切都是那样的平静,音乐依旧,玫瑰依旧。

长期服用“伟哥”可能逆转ED

万艾可正品_万艾可什么价位哪里才可以买到正品

伟哥有副作用吗_伟哥的副作用一星期服用一次伟哥会有副作用吗?

印度神油信息

猜你喜欢